铁道论坛

中交隧道工程局铁路运营公司招聘公告
  • QQ登录
  • 新浪微博登陆
  • 登录
  • 注册
查看: 111866|回复: 221

铁路工务段的职工(这是我转载过来的,写的太真实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2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工务年轻人 于 2012-12-22 19:18 编辑


工务人的悲哀
  据说越苦的东西越败火,比如苦瓜,比如黄莲。照此看来,工务人的汗水竞是可败三昧真火的。
  和工务人打交道的不是通电就走的机车,不是可以沟通的旅客,不是车辆走行部的零件,更不是接线柱和运行图,是钢轨,枕木,石碴。工务人的工具没有挂在身上随身携带的钳子改锥,是撬棍、洋镐、铁锹、叉子,工务人也有钣手,是可以拆卸卡车的那种。
  所以工务段在过去有铁路劳改队之称,那时的职工除了家住农村的人,就是在别的段犯了事儿,甚至是被劳教过的职工。去别的段可以叫分配,而去工务段则叫发配。
  工作苦累是客观存在的,这样的工作总要有人去做。社会分配就像一个多层筛子,总是把最小的颗粒筛到最低层。对于工作性质我们无可奈何,换起上千斤的三型枕除了咬牙喘气,挥汗如雨没有其它选择,加班加点的工作,白天晚上的连轴转,也只能生挺着。到了节假日,离开了正在熟睡的家人,早上的大街上人烟稀少,只有自己哈着早上的冷气奔向工区。工务人从事着重体力劳动,是长期不间断的从事重体力劳动,你可以说工务人粗犷,但决不能说他们粗糙。记得抗洪求灾时总有一句话:洪水无情人有情。当客观情况我们无法改变时,人和态度是可以对残酷的现实进行补偿与缓和的。而工务人的悲哀,正在于此。
  工务人出外施工时,连送水的都没有。把自己水壶里的水喝完,就只能渴着。干完活,要验收合格才能下班,这时候是个人都能管得着你。当下班时,工人怎么从施工地点回去,就没人管了。领导们坐着他们的小车扬长而去,工人们成群结伙的在公路上拦车,否则就只能等五六个小时后,还常常晚点的通勤车。出去一趟,出差费刚够车钱,没人报销。钢轨枕木不能动,要工人去搬。段机关相关部门的人也不能动吗?如果要他们动,看来只有段长去搬了。因为我只在段长或更高的领导到施工现场时,才能领到矿泉水,才能有大轿子车坐。
  我们加班加点,过得都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因为大小礼拜对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五一国庆都被各种施工和提速侵占,还美其名日“佳节献礼”。我们该献的都献了,汗水、时间、休闲生活、但谁又回报了我们什么!从没有得到一分钱的加班费。堂堂铁路部门,悍然安然的违反着劳动法,而这种违法情况从中国铁路工务部门创立伊始直至如今。在和我所在工区相邻不远的车辆段,他们的工人加班是一日一清给现钱的。其它部门如客运、车务、车站、电务都给加班费。我就纳了闷了,工作在一个系统的职工们,待遇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捏!
  假日没法休息也罢,我们还要每隔两天甚至一天就值个夜班。一年下来,夏季要防涨防洪,加强值班;冬季要防断,还要加强值班;到了春秋两季可算不用防涨防洪防断了吧,线路工的黄金季节又到了,无休止的各种施工、考核,许多施工要点是在半夜或凌晨。有时候刚半夜施工完,第二天又要值班,接着又要施工,一周都回不了家。我们工区的一个小伙子,一周后回家,幼小的儿子一时竞不认识他了。如果仔细的算一下,一年365天是8760个小时,而我们就算任何社交活动全都断绝,下班就只回家,也只能和家人在一起大约2940小时。但我们上班时每一分钟都要工作,而这2940小时中,还没有减去睡觉的时间。就算是晚上在家十二点睡觉,那么一年8760个小时中,能够和家人在一起共享生活的非睡眠时间只有1260个小时。再换算成天数,就是52天半。365和52.5,多么惊人的比例!365-52.5=为了工作和正在工作的时间。我们丧失的是和家人朋友共享快乐的美好时光,我们淡薄了亲情和友情,断绝了社交活动,而工务段给我们的是8.8的夜班费。别的段我不知道,电务段是值班后第二天休息的,但我们还要照常上班。
  没有节假日,没有加班费,有些工区把工人的假日存起来,谓之存休。他们会告诉工人不忙的时候会调整你休息的,但工务段永远都在忙。等到换工长或是工人调走、退休,这些存休就自动做废了。你得不到任何补偿,连句无私奉献的安慰都没有,这些本该让工人休息却用于了线路更平更顺的假日,这些本该属于工人正当的权利却变成了奢侈的优待。这不算绝户,更绝的是有些工区按工人的出勤率算奖金,上班一天挣一天的钱。不管是不是节假日,只要你休息,今天就没有你的奖金。此举等于是把所有的节假日全都废除,竟还美其名“奖勤罚懒”!置劳动法如何地!置公民权益于何地!我敢说铁路没有一个部门会像工务段这样剥削工人这么多休息的权益,强占工人这么多劳动成果。
  工务段不是每个工人都这么苦大仇深,总有个别人可以逍遥自在。比如工长的亲信红人们。我工区有两个女职工,一个快要退休了,但每天还要跟着职工出外防护。前几天她说上火了,我和工友们劝她上班时带上水,她不说话。事后一想,工务段户外作业,大部分线路在荒郊野地上,连个厕所都没有。大老爷们可以转身就尿,可是一个女同志怎么办?哪敢喝水呀!连水都不敢喝,更不要说风吹日晒,严寒酷暑了。而另一个女职工刚到中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却在工区做管理。每天点名时看不见人,下班时还是看不见。想几点来几点来,想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走。工长不说,班长更不管。而她的工作就是和工长聊天。如果工长那天休息,而她又碰巧来上班,她会到自己的单间里把门一反锁,天知道在干什么。她节假日正常歇,有事还歇,有病还在长期歇,到年底人家竞比有些职工的存休还多。女职工不值夜班,但她每个月都有半个月的夜班费。没人管她吗?上个月工长因病歇了一个月,给自己做了21个夜班,还是她报上去的。你说能管吗?再比如说厨子,如果是亲信,那么你只要来得及烧水,想几点来都行,不想做饭就不做了,让工人到外面吃。自己吃过中午饭,想回家就回家,想睡觉睡到几点都没有叫你,想玩两把,好呀,工长、做管理的女人、厨子,三人正好斗地主。你还别眼红,这不是谁都能干的。你要是当厨子却不是亲信,又不肯让工长白吃饭,那么一天到晚你就有忙不完的活。收拾厨房不说,线路上夹板折了,螺丝断了,都得你去干。别人下班了,你别走,给值班的同志做晚上饭。在这里你可以清楚感觉到什么是冰火俩重天,你在外面挥汗如雨,亲信们在工区里谈笑风生,你加班加点,他们早把家里的衣服洗好收好了。你不值夜班,要被扣钱,他们天天不值夜班,半个月的夜班费还硬是要得。到了月末一算奖金,亲信们顶多比你少拿10块钱。加上夜班费,实发工资比你拿来的还多。
  我们在付出辛苦的劳作时,却得不到任何的尊重。工人处在金字塔的最低层,不论是工区里的班长工长,还是段机关里的小科员大领导,人人都可以凌驾于我们之上。班长直接管着你,工长掌握着你的奖金,是个段机关的都能给你发票、定类。平时还体现不太明显,尤其是到了施工要点的时候,段领导们都跟打了兴奋剂似的,连嚷嚷带骂,国骂满天飞,见谁都跟杀父仇人似的,到处是他们咆哮的声音。所以工务段的领导们许多人是公鸭嗓,他们还特自豪:公鸭嗓,光荣。肯定是忙工作忙的。我见过电务的一次大施工,他们全段都上了,也有上百号人。从点前准备到给点干活,没有叫喊,没有急燥,整个过程都在有序中静悄悄进行着。当时有一个电箱子说什么也换不下来,眼看要到点了,电务段大小领导都围在那,但没有人指手划脚,没有人气极败坏。
  连尊重都得不到,更不要说权利了。分房时好房新房都先紧着段领导,再次的点的房留给科长们和车间主任们,再其次的房是给科员的。当大家都挑了,且还有剩下的,那才是给基层的。仍然是顺我者猖,逆我者亡,和车间领导亲近的就捷足先登,关系平常的就一板一眼,有过嫌隙的干脆死了要房的心。前一阵子分房,一名老职工因为和车间领导不和,什么条件都够,但直到房子分完了,他还被蒙在谷里。事后堵着车间门口大骂,也无济于事呀。年轻工人的再教育再学习,被车间和工区的领导极度鄙视。段上脱产学习的名额发下来,总是被车间领导们瞒住。上次我段的岗位应聘考试许多职工根本不知道,在这些领导眼里工人无才便是德了。旅游就更数不着了,除非段里的每一个人和车间的每个人都去过且不想再去的地方,否则根本论不到工人。就是这样论到工人时也要看谁和工长关系近了。至于什么先进工作者,职工代表,全是工长指定人选,从没有投票选过。种种福利待遇,受教育权,选举权,全都被各级领导操控着,能给工人的只有残渣剩饭。
  工务职工,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几乎没有休息的权利,更得不到一分钱加班费。而对他们的待遇是人下人,连获得基本的尊重都很奢侈,更不敢想像其它。
  这些是工务职工的悲哀,是悲哀的表现。我所以想写这篇文章,不但想吐苦水,更想探讨一下工务职工悲哀的根源。
  这要从工务段创建之初说起。最早的工务职工都是农村来的,因为工务段是重体力劳动,城市人都不会来。农村人要想有城市户口,去工务段这个需要很多壮劳力的单位,是一条出路。因为工务人最原始的素质和状态是这样,所以外界对于工务人的看法——“傻大黑粗”也就由此形成。受文化水平和思想意识的局限,工务人的管理的方法显得非常生猛。有一位老工长曾对我说:想当工班长就得二百五,如果没有二百五的劲头就管不住工务段的人。这样说也是不无道理,一方面农村来的人多少有些野性难驯,你和他们讲以段为家,实现自我价值,咱们去换枕木吧。那样可能没人搭理你。你要说今天换枕木,都给我利索点,干不完别下班。工人们都咬着牙才干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从管理者到工人,大家都没文化,这样的表达方式最容易被接受被认可。而最最重要的是意识问题,管理者认为这样管理没什么不对,我是当头儿的,你就得听我的。工人们认为拿人家工资当然要受人家管,骂俩句就骂两句吧。那时候的工人对于自我的尊重和权利的意识都非常淡薄,从农村来的嘛,还保有给地主老财干长工的思想。这种对于欺压缺乏反抗,更多的是逆来顺受的思想源于农民的无知和麻木。无知源于封闭,麻木源于无知。这种麻木和无知在乡间会以醇朴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在工务段,就是对于管理者软弱和顺从。当然这种软弱和顺从只针对管理者,工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从来不比政界少,只是很低级和庸俗。面对损害他们利益的事情,他们往往相互观望,指望别人先出头,而自己坐享其成。有的人甚至做卖友求荣的短视行为。这就使得工人们一盘散沙,面对压力时形不成合力,眼睁睁的被个个击破,却彼此无动于衷。这也使得管理者更加认为他们的管理方法对路、好使,于是形成一种惯性思维和管理套路,并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记得《亮剑》里政委赵刚说:一支部队的精神源于该部队的第一任首长,而且这种精神会一代一代的传承,不管换多少任首长,这种精神都会在。工务段的工作意识也不外如此,一个新工人有着各种想法,他置身于一个人人畏首畏尾,相互防范,相互观望,看对方笑话的环境里,他纵想反抗也驾不住这种氛围所形成的压力,从众行为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克服的。也就是说这种软弱和顺从会感染集体中的每一个人,并一代一代的传下去。而被领导者目睹了领导者的方法后,当他成为领导者时,自然而然的要身体历行,他已经陷入了这种管理模式中,跳不出来了。于是这种管理方式也就一代代的传下来。
  我原指望在我们年轻工务人身上这些劣根性可以得以改变,因为我们的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多元化的进程及民主法制的建设都在向前发展并不断提高。但今天和两个段科室的年轻朋友吃饭时,听他们说科室里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能喝酒,工务段喝酒也从来没有多余的话,没有祝词,没有寒暄,连逗闷子的酒话都没有,就是一个字“干”。连科室里都如此,那下面基层里的青工又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就可想而知了。酒风看作风,工务人蛮喝傻喝呆喝的习气正反映出了工务人粗放的管理心态和缺乏文化品味的追求。这种习气不改,工作作风永不会改。工务人就永远会这样粗蛮的管理着,软弱顺从的被管理着。
  这才是比重体力劳动、恶劣的工作环境、低下的待遇,更让人悲哀的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7 收起 理由
用不言败 + 2 很给力!
zgdlld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5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确实实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7 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7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狂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7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7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而工务段给我们的是8.8的夜班费?我们一分钱也没有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8 13:06 来自:[铁道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真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9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身有体会啊{:soso_e18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2-12-29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狂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30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Railway Archiver| 铁道论坛手机版| 铁路小黑屋|   

GMT+8, 2017-9-22 08:45, Processed in 1.058869 second(s), 4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