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论坛

查看: 2230|回复: 2

[铁路总公司] 上海铁路局合肥车辆段合力共为战春运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4-1-26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海铁路局合肥车辆段合力共为战春运
 “大家辛苦了!我代表段来看望大家,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共同努力完成好今年的春运任务。”

  “徐段,看你一脸的疲惫,这几天一定是没休息好,今天这里有我们,你放心!”

  这是1月22日晚22点半,在合肥车辆段徐州运用车间客列检所待检室里,前来检查春运工作的该段段长徐明龙与检车工长杨忠斌之间的一段对话。

  今年铁路总公司党组提出的让旅客“安全出行、方便出行、温馨出行”的春运目标,这是践行“以服务为宗旨,待旅客如亲人”理念的具体体现。为实现这一春运目标,合肥车辆段干部职工奋战在春运第一线,谱写了一曲奉献者之歌。

  300斤电机用身体顶起

  1月15日中午11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想起,正在现场忙碌的该段检修车间车电工长归子盛接到段调度的电话:“归工,段急需运用线14股军需车的八套车电机具,你们班组务必与下午16点之前完成拆卸任务。”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归子盛边接电话边快步向14股走去。

  打完电话,归子盛拿出对讲机呼叫电池组的4名同事,让他们拿着工具抓紧到14股集合。

  10分钟的时间,4名职工便“全副武装”集合完毕,等待归工长的作业命令。

  “伙计们,今年我们要进行一场突击战,任务是拆卸14股军需车的8套车电机具,现在是11点10分,下午16点前必须完成任务,时间十分紧迫,我知道这段时间由于春运整修,大家都累的够呛,但不管再苦再累我们也要完成任务,伙计们有没有信心?”归工长大声的问4名伙计。

  “有!”4人异口同声的大声回答到。

  “好!开始”归子盛拿出工具开始干起来。

  “归工你快来看,有四套机具是反装的,叉车的叉子够不到啊!”青工史健到车下准备作业时发现有四套机具是反装的,他连忙呼喊归子盛。

  当归子盛到了之后也有些傻眼了。四套反装的机具,叉车的叉子根本够不到,而且14道还是高站台,人没有落脚点。这可怎么办?原来很简单的活现在变得十分棘手,归子盛急的直挠头。

  归子盛沉思良久,拿定了注意:“老宋,你通知叉车司机用加长叉。我个子高,我下去顶发电机。”

  “归工,这发电机300多斤啊。你能行吗?”史健关心的问归子盛。

  “放心吧兄弟,我这身体素质好着呢,以前练过的。呵呵!”归子盛笑着说。

  为了保证人身安全,下部由三人联合,另一人上车卸控制箱。大家分好工,说干就干。归子盛顶扶着电机,老宋托着电机销,由史健用锤子慢慢地将电机销掂出销套。三人再合力将电机托到叉车加长叉上。其中如有差错,不仅300斤的电机落地摔坏,人员也会受伤,所以大家干起活来慎之又慎,生怕出现一丝瑕疵。平时很顺手的工作现在把几个人累得通身是汗,头上直冒热气。

  下午15点40分,经过紧张的作业,8套机具全部拆卸完毕,提前20分钟完成了任务。完工后,几个人都抹得黑不溜秋,饥肠辘辘。归工长说:大家放弃了午休加班到现在,都辛苦了,赶快回去休息休息。

  当大家都离开后,归子盛揉了揉自己的腰,步履蹒跚地走向段调度室……

  一件劳保大衣

  1月20日20时45分,该段阜阳运用车间职工正紧张的对1621次列车进行技术检查,突然对讲机里传来第5辆车制动缸后盖漏泄,需紧急更换单元制动缸的呼叫。故障就是命令,修理组长冯家滨和徐成章、蔡俊豪3人立即拿着工具奔向故障车辆。

  “11股没有地沟,更换单元制动缸不好干,伙计们要注意安全。”不知何时,车间书记刘传保出现在现场。

  “你们用手电从构架外侧帮我照着亮”,冯家滨边说边甩掉棉袄和厚线衣,率先爬到车底下,半趟半支着打开口销。由于空间太小,用不上力,五分钟不到已气喘嘘嘘,想躺下休息片刻,身下石子又咯得腰痛。这时不知谁扔过来一件劳保大衣,冯家滨顾不得问是谁的便拿过来垫在身体下面干起活来,由于下面有这件劳保大衣,干起活来舒服多了,徐成章、蔡俊豪也相继躺在大衣上干起来,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换好了,抓紧试风”满身大汗的3人从车底下爬了出来。

  漏泄试验、感度试验、安定试验……试验工作在有序进行着。

  “阿嚏、阿嚏、阿嚏”,正当大家忙着试验列车的制动性能时,他们听见有人连连打喷嚏,顺着声音大家看见刘书记冻得正打哆嗦呢,原来为了让伙计们能迅速处理故障,保证列车安全正点出库,刘书记毫不犹豫脱下了自己的大衣垫在了地上,在场的同志无不为书记的举动竖起大拇指。

  八分钟的抢修突击战

  “值班室,L122机车后16辆2位钩差超过规定限度,需要紧急处理。”1月22日寒夜23点18分,冷风嗖嗖,外温在零下7摄氏度。该段徐州运用车间客列检所检车现场一派繁忙的景象,对讲机传来检车员刘剑报告车辆故障的声音。

  工长杨忠斌听到回报后,心里猛地一沉,现在正是车流到发密集的时段,如果钩差不能及时处理,势必会影响下面的接车计划。他顾不上多想,抓起对讲机,直奔故障车辆地点。简单了解了一下发现故障情况和仔细测量后,确认钩差已经达到了80mm,比规定的限度超出了5mm。

  “值班室,现在离L122正点开车还有多长时间?”

  “还有8分钟。”值班员回答。

  8分钟,如果抓紧时间,几个人相互配合好,应该能够正点完成。多年积累的经验让他胸有成竹。

  “立刻准备工具材料,抓紧处理。”。他一边给身边的检车员刘剑下达命令,一边关掉车辆的截断塞门,动作既熟练又标准,他边干活边指挥检车员协同配合。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而他们在于时间赛跑,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

  23点21分,钩身被顶起.

  23点22分,加好垫板。

  23点23分,当油镐被安全撤出的时候,赵陆拿起对讲机:“钩差已经调好,抓紧时间试风作业。”

  23点26分,随着一声长鸣列车正点开出,望着远去的列车,杨忠斌和他的伙计们长舒了口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8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7-11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合肥车辆段的于兵,家蚌埠的,他1973年生,他赌博,偷钱,借钱不还,有心脏病还结婚,这不是害人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Railway Archiver| 铁道论坛手机版| 铁路小黑屋|   

GMT+8, 2018-12-15 00:09, Processed in 1.249870 second(s), 37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