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论坛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爆料] 连载:铁路维权风云20171211哈客朱春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7.png

8.png

9.png
10.png

11.png
12.png
13.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6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15.png

16.png
17.png
18.png

19.png
20.png
21.png
22.png
23.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1.png

2.png

3.png
5.png

6.png

7.png
8.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节 常主任常规拖着办    大变革路局封档案

常有道一听又是“特定”关于改职名的事,他心里明白,这是段长把麻烦事都支到自己这来了,路局说要改革,裁员分流,“特定”原来就有18个职工,后来一些职工凭关系找各级领导走关系,弄得“特定”里的人数急剧增多,现在已经有四五百人。现在这些人都来找他,要求把他们的考勤重新划回人事的“特定”,如果真是领导特意安排让他给那个职工办,他指定马上就办。可是,大多数都是领导们应付职工,让这些职工来找他的。

    而今天这个职工说是庄段长让来找他的,常有道心里暗骂:“这个老滑头,都马上就要调走了,还给职工卖好,把麻烦事都推给我”。

    常有道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表面上却马上笑容满面地说:“啊,你请坐。是,庄段长跟我说了,但是现在路局查得紧,你再等一段时间,等路局查的不严了,马上就给你改回来”。

    郑义一看人事主任答应的挺痛快,只是说还要再等等,郑义马上说:“常主任,听说路局马上要主辅分离,把北方客运段的保洁车间、洗衣车间等不涉及到客运的部门剥离出去,划分给生活段,你可得快点给我改回来,我是工伤,当初段里没给报才把我的考勤放到“特定”里的,如果把我划给生活段,人家生活段的领导谁会承认我是工伤?”。

    常有道依然笑嘻嘻地说:“啊,你放心,这两三个月就给你改回去,你放心吧。” 常有道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他也是想拖一天是一天,等路局改革完成了,你们这些职工还能翻了天,到时候你们爱找谁找谁去。

    郑义一听既然人事主任都这么说了,那也只好再等两三个月了,“那行,常主任,那我就先回去,你可记着点给我改回来,我过两三个月再来找你”。常有道一看这么容易就把郑义打发了,表面上很诚恳地对郑义说:“你放心,不会忘了的,你放心好了”。

    十一月下旬的北方已经到了供暖季节,即使是白天,气温也已经到了零下,下了几场雪,让人有点天寒地冻的感觉。除了爱漂亮的小年轻的穿的很单薄,大家基本上都穿上了秋冬服装,老年人更是都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和棉衣棉裤,郑义也早早地就穿上了棉裤和羽绒服。距离上次去单位已经两个多月了,今天郑义又来到北方客运段找人事主任常有道。

   郑义爬上三楼刚一进走廊,就发现走廊里有很多单位的职工,他们三五成群嘁嘁喳喳地议论着什么。郑义直接走向人事主任办公室,刚到办公室的门口就看见里面挤满了十来个人,有的站着,有的坐在沙发上,而其中大部分的人郑义都认识。

    “哎,郑义,你也来了”这有顺着声音一看,跟他打招呼的是以前一起走乘务的同事古东怀,还像以前一样的胖乎乎的圆脸,满脸嬉皮笑脸的笑容,跟他在一起的还有身材高大的杨德政、瘦小猥琐的胡正、又黑又瘦的吴毅、貌似憨厚的贾仁,这些人也都和郑义以前一起走过乘务,郑义连忙和这些人一一打过招呼。

   正在跟职工谈话的人事主任常有道这事也抬头看着郑义说:“来了,老郑,你先坐着等一会”。

   “没事,常主任,你忙你的,我不着急”郑义笑着跟常有道打过招呼,郑义看到跟人事主任正在说话的是郑义以前住平房时候的老邻居顾子吉,五十来岁了,长得很精神,在顾子吉身边还站着两个人,郑义并不认识,看样子是跟顾子吉一起的,听顾子吉跟人事主任说的也是工伤的事情。

    这时,古东怀大声喊:“过来呀,郑义”,郑义走向古东怀他们坐着的宽大的皮沙发前,古东怀让杨德政、胡正、吴毅、贾仁他们几个往里挤挤,招呼着郑义坐在了沙发扶手上 。

    郑义跟他们一聊,原来古东怀他们几个人也是因为各种原因出了工伤后一直在家休养,后来都被段里挂在了“特定”上,他们来也都是为了这事来的。古东怀递给郑义一根烟点然后说:“哎,郑义,你刚才在走廊里看到牛必繁了没有?”。

郑义摇着头说:“没看见啊”,牛必繁以前跟郑义和古东怀一起走过乘务,紧邻着车厢,以前同事关系处的都还不错。

   古东怀接着说:“他老婆陪着他也来找单位来了”。

   郑义随口问:“牛必繁怎么了?”

   “啊,你不知道啊?”古东怀兴致勃勃地说:“他走班的时候,他前面车厢的乘务员给车长要了一个开饭店用的大菜墩,挺大,有半米来厚,就放在车厢的门头了(车厢门口的位置),后来车上上来了路局的检查组,车长怕被检查组查到挨处分,就让那个乘务员打开车门把那个大菜墩扔下车,那火车刚要开出车站,火车道旁边就是车站的围墙,结果,菜墩扔出去后撞到了墙上,弹回来到钢轨上,结果把后面的车厢给弄出轨了”。

    “啊,那可摊大事了,这车长和那个车务员不得判刑啊?可是,这事有牛必繁什么关系?”郑义很吃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客运段竟然还能发生这种事情。

    “你听我说啊”古东怀继续得意地说:“后来公安处来调查,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是那个菜墩是从牛必繁车厢的门头扔的,结果就把牛必繁抓起来了,单位还把他开除了。牛必繁当然不承认了,他老婆还在外边不断地上访告状,后来查清了,把那个车长和他前面车厢的车务员抓起来了,就把牛必繁放了,单位也给他恢复了工作,补发了工资。

    可是,无缘无故的被抓进拘留所很长时间,牛必繁得抑郁症了,住院治疗了很长时间也没用,后来发展成了间歇性精神病。为这事,他们两口子没少到处告状,最后听说单位赔了他不少钱,给他按照工伤待遇在家休养,跟咱们一样,也是挂在“特定”里”。郑义听完古东怀的描述后简直是目瞪口呆,这北方客运段也太奇葩了。

   这时,顾子吉已经跟人事主任谈完了,顾子吉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就带着他领的那两个人先出去了。

    郑义冲古东怀他们几个抬下下巴说:“你们先来吧?”

    古东怀和杨德政、 胡正、吴毅、贾仁五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的事都谈完了,郑义,你跟主任研究你的事吧”

   

     人事主任常有道转头对古东怀他们几个说:“你们几个没事先出去吧,我跟郑义说点事,你们出去帮我把门带上”

     古东怀他们几个有些不太愿意的样子,一边叨咕着:“有什么秘密事啊,害怕我们知道。哎,咱几个走吧,上外边走廊看看”他们几个一边站起来往外边走,古东怀又回头特意跟郑义打了声招呼:“郑义,你先跟主任办你的事,我们在外边看看,一会你办完事了等我们,找你有事”。

    “啊,行”郑义随口答应了一声。等他们出去关好了门,郑义就坐在人事主任常有道对面的椅子上问:“常主任,我的事怎么样了?”

    常有道一贯的笑呵呵地说:“老郑啊,现在路局把档案都封了,谁也动不了。”

    郑义一听就急了:“常主任,头两个月庄段长让我找你,你说让我放心,现在你说档案都封了,谁也动不了,你的意思就是我得擎等着被划分到生活段是不是?划到生活段谁还承认我的工伤?”

    常有道依然笑着说:“这路局突然封档案,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快,现在真的谁也没办法了,你现在找谁都没用了。”

    郑义一听就站起来说:“那好,常主任,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跟你说什么也没用,我找说了有用的人去说去”说完,郑义转身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人事主任常有道很好笑地张着嘴还想继续解释什么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0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节 惹众怒众人要进京
           欲阻止领导齐上阵
半个月后,12月初的北方城市已经天寒地冻,白天最高气温也在零下十度以左右。昨晚已经下了一夜的雪,早上风雪还没有停。漫天飘舞的雪花把城市装扮得银装素裹像一个纯情的少女,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让一切看起来很纯洁、很干净的感觉。可是,这份纯洁和干净的背后却隐藏着很多的龌蹉和黑暗。
大清早,郑义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还围了一条厚厚的棉围脖,顶着刺骨的寒风和不断飘落的雪花,走进了北方客运段。来到了三楼的信访接待室,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牛必繁两口子家是外县的,大清早坐火车早早地就赶来了,给女儿找工伤问题的老太太也带着女儿坐在沙发上,夏振虎、程晓华都坐在椅子上,看来他们都来得挺早,顾子吉和另外那两个职工则在信访接待室或靠桌子、或靠沙发地站着,男职工大多都会抽烟,接待室里烟雾缭绕、即使开着门,接待室也是有很呛人的烟味,弄得几个女的不停地咳嗽。
郑义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后说了声:屋里太呛了,我在走廊坐会,边转身到走廊的一排椅子跟前坐下,刚伸手从羽绒服兜里拿出香烟,就听到夏振虎的声音:“老郑”,郑义抬头看见夏振虎也从信访接待室跑出来了,就拍拍身边的椅子招呼夏振虎坐下。郑义从烟盒里抽出两支香烟,递给了夏振虎一支,刚要从兜里掏火机,夏振虎已动作麻利地掏出火机递到郑义面前:“啪”的一声先给郑义点着,然后自己也点燃香烟。
夏振虎坐下吸了几口烟后看着郑义探寻地问:“哎,老郑,你说一会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会给我们什么样的答复,会给我们解决问题吗?”
郑义慢悠悠地吐出一口香烟,看着夏振虎笑着说:“我说夏振虎,你也是个挺精明的人,你觉得这事能这么简单地就解决吗?北方铁路局马上要大裁员、主辅业剥离,整个北方铁路局各单位有多少工伤人员,这应该是个很大的数字,如果大裁员和主辅业剥离,必然会把各单位的老弱病残这类的人尽量搞个退休或者直接弄到非铁路一线单位的辅业去,你说怎么可能会给我们解决问题呢?咱们单位现在一万五六千人,工伤和比照工伤的人至少也有六七百人,如果给我们这十个人解决了,那些人难道不会告状?路局即使是给我们北方客运段这几百人都解决了,别的单位的那些工伤和比照工伤的人能不听到风声?你想想,整个我们北方铁路局二十二万多人,按照比例,工伤和比照工伤就得有万八千的,如果这些人都找路局,铁路局能解决的了吗?如果路局不给解决,这些人必定会去铁道部上访,到那时铁路局领导岂不是更被动吗?因此,我认为今天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十有八九会老调重弹,强调什么顾全大局、要相信领导等等之类的,这事在北方铁路局跟本不可能有结果。”
夏振虎眨巴了几下小眼睛,嘿嘿地笑了两声说:“老郑,你这么一分析,我看我们的事今天指定解决不了,老郑,那你说,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看到郑义手中的烟快抽完了,夏振虎赶紧从兜中拿出烟很麻利的抽出两支递给郑义,郑义接过一支烟,夏振虎有麻利地先给郑义点燃香烟,然后点燃自己手中的烟,抽了一口后,看到郑义深深地吸着烟,冷俊的脸上眉头微皱在思考这什么。
夏振虎又吸了一口烟后捺不住性子又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郑义问:“哎,老郑,你想什么呢?如果路局不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怎么办?”
郑义转头看着夏振虎又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用鼻子深深地喘了一口气,两道烟雾从鼻腔中喷涌而出,郑义才张开嘴很平静地说:“这个事情要解决,除非北方局改革停止,但是目前看,可能性不大,要想解决问题,除非引起上层关注或者领导批示,再就是因为这些人告状威胁到领导干部的官位,领导干部为了保住位子,不得不解决问题。因此,想要解决问题,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这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抗压能力,因为一旦上访告状,客运段和路局领导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通过经济、行政等手段进行压制,很多人会挺不住的。所以,最后能够解决问题的,必然是坚持到最后的人。”
夏振虎一听马上表态说:“老郑,以后我就跟你一起跟他们整,你说咋整,我都听你的,咱们以前都是老同事,你这人以前一直挺仗义的,这次你可别扔下哥们,光顾自己?”
郑义看着夏振虎期盼的眼神说:“夏振虎,我这个人你也知道,不是那种自私的人,只是这事想要解决,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压力,我怕你到时候挺不住。”
夏振虎急忙说:“哎,老郑,我夏振虎也不是怕事的人,你放心,以后我跟你同进退,一起告他们,大不了单位把咱俩开除了”。
郑义看着满脸痞子相的夏振虎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地表情就觉得好笑,郑义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好吧,夏振虎,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听我的,告状这个事不是靠着人多就能解决的,人越多事情越复杂,而且人家可以说你是聚众闹事,必然会打击带头的,因此,这个事谁也别说领头,参与的人越少越好,五人就算群体上访,这事比划比划就完了,真要想告赢,需要的是方法和策略,而不是人多”。
正说着,三楼走廊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同时听到北方客运段信访办主任夏必虎跟副段长贾有为和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说话的声音,郑义伸手碰了一下夏振虎示意夏振虎别动,也别再说了。同时,掏出烟递给夏振虎又拿打火机把两人的香烟点着,郑义和夏振虎继续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吸着烟。
这时,客运段副段长贾有为已经走到离两人不到五米的距离,贾有为以质问的口气说:“你们两怎么还坐在这,还不赶紧进屋,你们没看到路局范主任来了吗?”
郑义冷冷地抬头看了一眼贾有为和路局范主任并未搭话也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夏振虎则笑嘻嘻说:“啊,贾段长,屋里人太多,没地方坐,我两在外边坐一会”。然后又转头拉着郑义说:“走吧,老郑,领导都来了,咱俩也进屋吧?”边说边拉着郑义往信访接待室走,郑义并未说话,只是跟着夏振虎往接待室走。
副段长贾有为和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已经坐到信访接待室最里面办公桌后面的两把椅子上,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靠里侧位置,副段长贾有为坐在外侧,客运段信访办主任夏必虎则毕恭毕敬地站在副段长贾有为的身边。
夏必虎看到两位领导已经就坐,马上对这屋里的职工高声说:“啊,大家都静一静,也都别抽烟了,这屋里都让你们弄得冒烟咕咚的。铁路局信访办范主任和贾段长今天来接待大家,就大家反映的问题给大家现场做解答,现在欢迎信访办范主任给大家讲话”,说完大头鼓起掌,信访接待室里的十个职工只有两三个人跟着象征性地鼓了两下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8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6-11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这么好的贴怎么不火呢?人们太冷漠还是麻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Railway Archiver| 铁道论坛手机版| 铁路小黑屋|   

GMT+8, 2018-10-19 21:08, Processed in 1.049214 second(s), 34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