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论坛

中交隧道工程局铁路运营公司招聘公告
  • QQ鐧诲綍
  • 新浪微博登陆
  • 登录
  • 注册
楼主: 道德死了

[综合] 哈客朱春生原创小说《铁路维权风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八十九节    来电话安排去疗养
                                送路费郑义谈现状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常守义坐在办公桌的沙发椅上思考了一会,然后抓起桌子上的座机话筒拨通了郑义的手机。
        最近一段时间,郑义在发帖跟帖的同时也时刻在关注着公安部开展的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的专项行动!
        就在最近这一个多月,全国各地公安机关查处了一批“网络造谣”典型案件,各地都抓了一大批“制造传播谣言”的网络大V!
        经常上网发帖子的人都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次主要针对的就是以前那些网络上的意见领袖,这是要杀鸡给猴看,严格控制舆论的节奏!
       正在家里的电脑前浏览帖子的郑义听到手机铃声响,他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是客运段工会主席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郑义对工会常主席印象还不错,再者说常主席也很少跟郑义说发帖子的事情,一般因为发帖子的事找郑义的都是客运段的党委书记或者是负责信访的段长。
       郑义不知道常主席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事,因此便接了起来,电话里马上传来常守义的声音:“郑义啊,你忙什么呢?要是没啥事你来我这坐会?”
       郑义很随意地问:“啊,常主席,我没忙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常守义呵呵笑了两声:“你孩子放暑假了,你没带孩子出去玩啊?”
       提到孩子,郑义很无奈地说:“啊,我没带孩子出去,孩子放假后,就我媳妇她带着孩子去凤凰山玩了几天”
       常守义“哦”了一声:“凤凰山风景不错,没啥事应该带孩子往南方转转。哎,你家孩子还没去海滨城市玩过吧?”
       郑义自嘲地一笑:“前年带我女儿去北京去玩,那是她从小到大出的最远的一趟门。这些年就没离开过北方省,以前咱们铁路职工工资那么低,哪有钱带她出去玩啊?呵呵,那时候那点工资哪敢出远门啊?连车票都买不起,就别说出去那么远去玩了!”
        常守义叹了口气:“也是!当年咱们铁路职工确实是工资低,这两年比以前好多了!
        哎,郑义,你家孩子不是还有十多天才开学吗?要是没啥事?我给你要几张疗养单,你带着你媳妇、孩子去威海玩几天,领着她们到海边游游泳,好好玩一玩!”
       郑义听说过铁路局对路局和站段评上先进的这些职工有疗养的待遇,当然了,一般都是单位中层的领导干部和坐科室的人以及一些工班长之类的能去,一般的职工根本就去不上。现在单位领导竟然要安排自己带孩子去疗养,郑义马上想到---这里面一定有路局领导出于维稳方面的考虑在里面!
       不过考虑到目前网络上风声鹤唳的形势,带孩子出去玩几天,放松一下心情,静观形势的发展也不错。而且去威海还路过烟台,顺便还能去看望一下全力帮助过自己的张老弟!
       想到这,郑义很爽快地笑着说:“啊,那谢谢你了常主席,疗养单是哪天的?”
       常守义没想到郑义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去疗养的事情,本来以为会费些口舌,准备好的那些话现在也不用说了。
       常守义马上转入正题,他笑着说:“你跟我还客气啥?再者说就这一点小事。
       呵呵,你不用管疗养单是哪天的,不过去威海疗养要坐烟台那趟车,是半夜的车,到那要三十多个小时。你早去几天也没事,在那想玩几天都可以。你要是没啥事,今天或者明天晚上走都可以。你要是有时间,现在就来我这取疗养单吧,正好直接把公免票开了。”
        郑义告诉媳妇和女儿收拾东西准备上海边玩几天,媳妇和女儿一听说客运段的领导要安排郑义全家去威海疗养,她们娘俩自然是兴奋异常,她们跟着郑义成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地几年了,想不到如今苦尽甘来,这已经是客运段领导第二次安排郑义全家出去旅游了,看来快熬出头了。
       郑义的媳妇和女儿在家里收拾出门带的东西,郑义则直接去坐公交车去单位,下午一点半,郑义走进了客运段工会主席办公室。
       看到郑义来了,常守义非常高兴地从办公桌后面的沙发椅上站起来:“来啦,郑义,快坐那”,说着,拿出两瓶矿泉水放到郑义面前的茶几上:“郑义,你先喝点水,我给你拿疗养单”
       常守义反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里面,伸手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常守义走到郑义跟前,从信封里面拿出了三张疗养单看了一眼:“啊,这三张是这个月末的疗养单,你不用管疗养单是哪天的,你孩子不是9月1号要开学吗?你领着他们直接去疗养院就行,你决定哪天去,我到时候跟疗养院那面联系一下。
        啊,你来之前,我刚刚打电话问了,如果你们今天坐半夜的那趟车走,到烟台的时候正好能赶上一期疗养的,疗养院有大巴车在烟台火车站接你们。
        我看你要是没啥事,你们全家就坐今天半夜的那趟车走吧?要不,你们要是不按疗养日期去,到了烟台你们还得自己坐车去威海!”
       郑义笑了笑:“好吧,常主席,那我们就今天半夜走,我现在去开票”
       常守义呵呵一笑:“那你快去开票吧,你开完了票回我这,去烟台那趟车不是咱们客运段担当乘务的,我还得找北部线客运段那面给你安排车上办卧铺和吃饭的事,你先去开公免票去吧”
       郑义到段办公室拿了一张出差证明填好,又来到负责信访的副段长尚崇贤的办公室。
        尚崇贤来到客运段以后一直没跟郑义接触过,当他看到郑义递过来的出差证明填上写着的名字时,他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北方客运段有名的刺头,让客运段的领导们头疼的那个职工--郑义!
       尚崇贤马上笑着站起来跟郑义握了握手:“呵呵,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可是客运段的名人啊”      
       然后他故作糊涂地问:“老郑,你这是要开票上哪去啊?”
       郑义笑了笑;“啊,尚段长,我去威海疗养”
       尚崇贤心里暗叹:常主席还真是厉害!上午研究的事,常主席竟然在不到下午两点就办好了!看来这个郑义还是挺好说话的,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嘛!”
       尚崇贤很快签好字,他把出差证明递给郑义时笑眯眯的望着郑义,话里有话地说:“呵呵,老郑啊,还是你厉害,这威海的疗养单可不是一般人能要得着的,单位对你不错啊! 呵呵,给你,你快点去开票吧,到威海那面多玩几天”
       郑义明白这个新来的副段长是言有所指,不过郑义也不想多废话,道过谢后,马上到办公室开好了公免票,然后又转身回到了工会主席的办公室!
       在郑义去开公免票的时候,常守义马上就给大段长金龙打电话,告诉了这个好消息。
       大段长金龙非常高兴地夸赞常主席出色的办事能力,他马上联系北部线客运段的段长,让他们安排郑义一家三口在车上的卧铺和在餐车上的用餐,请他们务必要在车上给安排好了!
       看到郑义开完票回来了,常守义笑着站起来:“开完票啦?我刚才给你联系完北部线客运段那面了,等你半夜上车的时候直接找列车长,跟他提:北部线客运段的李段长就行,车长就给你安排卧铺和餐车用餐了,你们路上吃的、喝的都不用带!”
        郑义笑了笑:“那谢谢你啦,常主席,真是太麻烦你了!”
        常守义呵呵一笑:“这有什么麻烦的,就是打个电话的事!
        啊,郑义,你带媳妇、孩子出去玩一趟不容易,在那多玩几天,你不用管疗养期限,没事,疗养院那面我给你安排,你们想玩几天,就玩几天,玩够了再回来。
       对了,我给你拿点钱路上用,带孩子出去多玩几个地方”常守义说着奔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郑义急忙站起来说:“不用了,常主席,你这安排我带全家去疗养就够麻烦你的了,我应该谢谢你才对,我怎么能让你再给我拿钱呢?我自己有钱,这两年炒股我还挣了一些钱,带全家出去玩,花个万八千的,我还是能拿的起的!”
        常守义一听楞了一下,他回头看着郑义笑呵呵地问:“现在股市行吗?也没怎么涨啊,你这两年炒股票挣了多少钱啊?”
       郑义呵呵一笑:“这几年,股市一直在不断地震荡筑底之中,我炒股票是玩短线,就是快进快出。我在这几年利用波段操作挣了一些钱。原来买房子从亲友那不是借了二十多万交首付吗?我按照先远后近的原则,这两年已经还了十万元钱了,就还有我父母和我大哥的十一二万元没有还,他们说等我办完进户手续,装修好房子以后再说。
        我现在的股票账户里还有十多万的股票,现在来看:股市有大幅上涨的迹象,我也想利用这些本金在股市里再挣一些钱,我看用不了一年,我就能把办理房子的进户手续和房子的装修费用都挣出来,剩下的钱也够还给他们的了,到时候我还能剩一些钱继续炒股票!”
第一百九十节   办公室主席肺腑言

                            楼梯口若愚巧遇见




       常守义很高兴地笑着说:“你还是真挺厉害的,在大盘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多数炒股的人都被套里了,你居然还能挣到钱。呵呵,等你回来的时候,你没事到我这聊聊你都炒什么股”
       郑义笑了笑:“好,这事没问题!”
       刚才常守义给大段长金龙打完电话,大段长金龙就让办公室主任在第一时间给常守义送过来两万块钱和几个大信封。办公室主任告诉常守义:这两万块钱是金段长让常主席给郑义的旅游费,至于给郑义拿多少,让常主席自己看情况决定,只是千万别让郑义产生怀疑,把事情办好了就行!
        常守义本来已经跟金段长他们在会上说过:钱的事不用他们管了,因为他觉得如果给郑义拿太多的旅游费用的话,郑义一定会产生怀疑。
       不过既然金段长派人把钱送过来了,常守义还是趁着郑义开票还没回来的功夫,抓紧时间把钱分成两千、三千、五千和一万元四份,放在信封里面谨慎地做好标记,然后按顺序放到了办公桌的抽屉里面。
       常守义准备在郑义开票回来的时候,自己看情况再决定给郑义拿多少旅游费用,唯一的前提条件就是:绝对不能让让郑义产生怀疑!
        常守义现在听到郑义这两年在股市赚到不少钱,家庭经济已经明显好转了,而且现在客运段也继续给他正常开工资。
        现在安排郑义带着全家人去疗养,这本来就是单位里的普通职工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按道理来说:都是得到疗养单的那些职工们为了感谢领导了,主动地给领导送礼才对!
        虽然现在这个郑义的情况是因为维稳的原因,但是,如果自己再给郑义拿太多的钱,那就显得太不合情理了。郑义马上就会想到这次安排他出去疗养是单位领导有目的的,这笔钱是客运段从维稳资金里给郑义出的旅游费用。
        如果让郑义知道了领导们的意图?那么,从上到下的这些领导为了避免郑义在近段时间发帖子,绞尽脑针地想办法让郑义带孩子出去玩些日子,各级领导也都能消停几天,客运段的领导也好利用这段时间来研究解决方案的计划就可能泡汤了!
        那样的话,常守义不但没法向路局和段领导交代,以后郑义也会对自己产生戒备心里。而现在客运段的领导班子里只有自己能跟郑义说得上话,如果今天这事搞砸了,以后再想把郑义找来单位或者想解决郑义的事情就难了!
        想到这,常守义没有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装着钱的信封,而是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的手包,他从包中中拿出一沓钱,数出了两千块钱走到郑义面前说:“郑老弟,我负责咱们单位工会工作以后,你发的帖子并没有直接针对客运段的工会,没有给我添太大的麻烦。这段时间虽然你跟单位新来的方书记有些冲突,但是你也没有牵涉到我们工会这块,我真要要谢谢你这个小老弟。
        这两千块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拿着!你带媳妇和孩子出去玩一趟不容易,算我给兄弟媳妇和孩子拿的路费,你千万要收下”
        郑义急忙站起来伸手推着常守义的手说:“常主席,你可别闹了,你这安排我们全家出去疗养,我就感激不尽了,我怎么还能要你给我拿路费钱呢?这钱我坚决不能要!”
        常守义双眼看着郑义,用非常诚恳的语气说:“郑老弟,以前文段长在这的时候,有啥事他就给你办了。现在他到旅游服务公司当经理去了,单位这面你要是有啥事,或者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直接找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给你办。
         郑老弟,你也不用跟我客气了。你也知道:咱们局现在不像南方的铁路局,人家南方的那些铁路局还像咱们2000年以前那样有人情味,铁路职工坐车拿工作证就好使,职工带家属坐车也不用买票。
        咱们局管得严,就是自己职工坐车不买票都不好使。你是咱们单位的职工,以前也是乘务员,你这是第一次出去疗养,你能开免票,可是你媳妇和孩子坐车都得买票。
       你看你带着媳妇孩子出去玩,坐咱们自己家的车还得买票,我这心里也觉得挺不是那个事。但是,真的没办法!现在咱们局管的太严了!
       你这是第一次带着全家去疗养,这钱就是大哥给你媳妇和孩子拿的卧铺票钱,别管你现在差不差这点钱,这就是大哥的一点心意,多少是那么一点意思,你一定要拿着,这也是感谢郑老弟你在我负责工会后一直没有太难为我,大哥对你的一点谢意,说什么你都要收下!”
        郑义虽然心里早就猜到安排自己出去疗养应该是单位领导出于维稳目的的一种策略,不过常守义的这一番话也说得言真意切、合情合理,确实像是发自肺腑之言!
        郑义几次推辞,常守义还是不断地劝说郑义拿着这两千块钱,最后强塞给郑义:“郑老弟,你快拿着,你这第一次带媳妇孩子出去,路费我给她们拿了。呵呵,要是以后你再带她们出去,你就自己花钱买票,这次的卧铺票钱我这个当大哥的给她们拿,你快揣着,别撕撕吧吧的让别人进来看到以为怎么回事似的!”
       常守义合情合理的解释和在工会主席办公室的特殊环境下,郑义考虑到如果有人进来看到两个人拿着钱拉拉扯扯的传出去确实不好,郑义只好收下了这笔路费钱!”
        看到郑义把钱收下了,常守义非常高兴说:“这就对了,说实话,咱们自己单位的职工带着媳妇、孩子出去旅游,坐咱们自己家的车还得买票,我这心里也是过意不去。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没办法,所以说,我无论于公于私给她们拿车票钱是应该的。
        啊,今天半夜的车,你是不是也该回家里准备准备,对了,你们到海边玩,别忘了带游泳衣,吃的喝的你们不用带,车上就给你们安排了,带点换洗的衣物、洗漱用品就可以!”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常守义把郑义送出办公室,看着郑义走向楼梯口。
       常守义马上转身回到办公室,先拿起座机给金段长打了个电话,确认自己现在去段长室是否方便。然后他伸手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那四个装钱的信封装进手包里,锁好办公室的门,快步向大段长金龙的办公室走去......
        郑义刚走到一楼的大厅,身后有人喊郑义,郑义回头一看,文若愚正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他笑呵呵地问:“哎,哥们,你来单位干啥来了!”
        郑义笑着跟文若愚打了声招呼,拉着他走出单位的大门口,看到左右没有其他人,郑义毫不避讳地说:“呵呵,常主席叫我过来取疗养单去威海疗养。呵呵,今天段里也不开会,你来单位干什么来了?”
       文若愚笑着说:“呵呵,我过来办点事,刚办完,这不下楼就看到你了。呵呵,咱们哥俩真有缘分。哎,你哪天去疗养啊?什么时候走啊?坐哪趟车走?我得给你摆酒送行啊”
        郑义一笑:“我今天晚上就走,半夜的车。呵呵,你可别闹了,你忙你的吧,不用给我送行,我还要回家收拾东西呢!”
       文若愚很亲热地搂着郑义的肩膀,他笑呵呵地说:“那哪行啊,我要是今天没碰到你就拉倒,我这都知道了你今天晚上要坐车走,我哪能不给你送行呢?走,我开车送你回去,叫上嫂子和孩子,我请你们全家吃饭,给你们全家送行!”
       文若愚调到旅游服务公司当经理以后也经常找郑义喝酒聊天,没事的时候常打电话叫郑义到他的办公室里喝茶闲聊,两个人每个月都会见几次面。
        现在两个人在单位碰到了,为人处世都很仗义的文若愚既然知道了郑义要去疗养,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落这个过,他连拉带扯地把郑义拽到他的车上。
        自从文若愚被降职以后,已经没有专门的司机了,科级干部也没有专车的待遇。不过这台车是文若愚自己的,他当副段长的时候也没用单位给派车,只是要了一个司机。文若愚一边开车,一边跟郑义闲聊着,很快把车开到了郑义的住处。


欲知后事如何 ?   且听下回分解!



[url=]0[/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九十一节   用午餐巧遇检查组
                                      知身份领导落荒逃
       郑义的媳妇和女儿早已经把要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女儿跑出去跟小朋友们去玩了。看到文若愚和郑义一起进来,郑义的媳妇跟文若愚打过招呼后赶紧给俩人沏茶。
       文若愚笑呵呵地说:“嫂子,你们把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吧?到海边玩你们别忘了带泳衣,要是都收拾好了,你叫上孩子,咱们走,我请你们全家出去吃饭去!”
       文若愚让郑义的媳妇赶紧把孩子叫回来一起出去吃饭,过了一会,郑义的媳妇回来说:“孩子跟小朋友玩得正疯呢,你们哥俩去吧,我正好再看看落没落什么东西”
       文若愚看到这种情况,依然坚持要请郑义出去喝酒,郑义只好站起来告诉媳妇:“咱们不用带路上的吃的、喝的这些东西,车上都给安排好了!你在家收拾东西吧,我跟若愚出去喝酒”
      郑义跟文若愚喝到半夜才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条文若愚拿给他路上抽香烟。
      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发车,郑义让媳妇叫醒女儿,一家人锁好门,郑义拉着行李箱,在路口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进站后,郑义找到列车长,列车长知道来的是段长特意交代要好好安排的客人,他非常热情地把郑义一家请到车上,安排了两下一中三个卧铺,又派人叫来业务员给郑义的媳妇和女儿补了两张卧铺票。
       不一会,车厢车务员又端来四盘干果、四样水果、几瓶饮料和矿泉水。列车长还殷勤地问: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过来请你们上餐车用餐!”
       早餐非常丰盛,列车长和餐车主任都非常热情,餐车主任告诉郑义:“昨天在北方站,你们旅服公司的经理派人送来一箱啤酒和一瓶飞天茅台,告诉我说是给你路上喝的,我们那边旅服公司的经理也给我打来电话,特意嘱咐说:在车上一定要招待好你们。你看你们喝白酒还是啤酒”
       列车长也笑着说:“呵呵,我们段长也告诉我要在车上好好安排你们,怎么你们旅服公司的经理还特意派人来给你送酒啊?呵呵,段长都跟我打过招呼了,我还能不给你预备酒吗?”
       郑义笑了笑:“谢谢啦,我早上不喝酒,喝点粥就行啦。呵呵,车长你也别多想,我们旅服公司的经理是我的好哥们。昨天晚上知道我出去疗养,他就请我喝酒喝到半夜,我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安排的人给我往车上送酒,呵呵,既然他这么讲究,派人把酒都送车上来了,我中午再喝!”
      由于郑义是昨天晚上后半夜上的车,早上起得又太早,郑义一家三口随便吃了几口就回卧铺休息了。
      中午的时候,列车长又过来请郑义全家去餐车吃午餐,餐车主任热情地迎上来把郑义一家三口让到了提前准备好的一张餐桌,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和非常丰盛的八个菜,还摆了几瓶饮料。
        郑义坐到餐桌的时候,发现斜对面的餐桌上坐着四个干部模样人,餐桌上也是跟郑义一家一样的八个菜,还放着几听打开的罐装啤酒,地上还放着一箱啤酒。车长把郑义让到餐桌坐下后又马上对那四个人笑着点头说:“几位领导吃好喝好”
       餐车主任很热情地说:“您稍等,我去给你拿酒”说着,转身到餐车的库房里搬出了一箱北方客运段专门给领导预备的瓶装特供菊花啤酒和一瓶飞天茅台摆到了郑义的餐桌上。
       在这一瞬间,郑义发现坐在斜对面餐桌的那四个干部模样人都转头看着郑义餐车主任给郑义摆上餐桌的酒,有两个人还看了看他们餐桌上摆着的那几听打开的罐装啤酒,郑义发现这几个干部模样的面色难看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怀有敌意。
       郑义马上就明白了:这几个人应该是跟车的领导干部或者是检查组之类的人,他们一定是觉得郑义一家三口跟他们四个人吃的是一样的菜,给他们几个领导喝的是车上卖的五元一听的啤酒,而给郑义拿的确是飞天茅台和特供的瓶装啤酒。他们这是觉得车长和餐车的人太不拿他们这几个人不当领导干部了,也是觉得他们的权威受到了挑战,郑义这一家三口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车上享受到比他们这些作威作福的领导们还好的待遇,是不是也太不拿领导当个干部了?
       郑义并未把上车检查工作的这几个人模狗样的领导放在眼里,尤其是他们竟敢在检查工作的时候在车上饮酒,铁路上其他的职工对他们敢怒不敢言,郑义可是不会惯着他们!
       郑义不漏声色地点开手机的录像,好像是漫不经心地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斜对面餐桌的那四个干部模样人!
       坐在对面的郑义媳妇和女儿正拿着筷子夹菜,她们俩看到郑义的举动,马上都扭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又疑惑地看了看郑义。
        列车长和餐车主任对着突然的变故吓得大惊失色,餐车主任急忙对列车长使了个颜色,然后借着给郑义起啤酒的机会用身体挡住了郑义的手机摄像头。
       餐车主任一边给郑义倒酒,一边勉强笑着说:“车上就这条件,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各位领导多担待!”
       而列车上则急忙走到斜对面餐桌前,他俯下身子在一位看着像是领头的领导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那位领导马上大惊失色地看了看郑义,又抬头用双眼睛盯着列车长,列车长冲他点了点头。
       这个领导马上惊慌失措地冲他们餐桌上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然后几个人把头伸到餐桌中间小声地嘀咕了一下,随后几个人便装腔作势地跟列车长说:“啊,你看我们上车检查工作,吃个工作餐就可以,你们端上来这么多菜干什么?你们还给我们把啤酒起开了,我们上车检查工作怎么能喝酒呢?这开开了不是浪费了吗?
      我说你们下回不能再搞这一套了啊,你们好好干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比什么都强!好了,我们几个吃饱了,老万,你把咱们几个的用餐钱算一下,车长你带我们先过去看看。”
       说完这话,除了那个被称作老万的干部留下来找餐车主任假模假样地算账以外,其他的三个人急忙跟着车长往卧铺车方向走去!过了一会,餐车主任把那位“算账”的干部也送出了餐车。
       几分钟后,餐车主任和列车长就脚前脚后地回来了,两个人直接走到了郑义的餐桌前。列车长脸上挂着惊慌失措的笑容,他冲郑义点头哈腰说:“啊,刚才是路局客运处上车检查工作的几位领导,您千万别介意!你们吃好喝好,想吃什么或者需要添什么,你们尽管说”
       看年龄有五十来岁的餐车主任看了看列车长,然后有些犹犹豫豫地对郑义说:“兄弟,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这些上车检查工作的领导跟我们牛B惯了,你不用搭理他们,你喝你的”餐车主任一边说一边和列车长看着郑义放在餐车上的手机,同时察看着郑义的表情。
    看到郑义不置可否的样子,列车长又勉强笑着说:“呵呵,你看,我们客运段的段长和我们单位的旅服公司经理都特意打电话让我和主任在车上安排好你们,要是万一在车上有什么事,我们回去也没法交代啊!”
       郑义看了看列车长和餐车主任,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我没事,你们安排的挺好的,真的不错,我这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安排好那几个铁路局的领到就行,我这能有啥事?”
       列车长尴尬地笑了笑:“我说哥们,早上我请你们来餐车吃饭的时候,我听餐车主任说你们单位的旅游服务公司的经理特意派人给你送的茅台酒和特供啤酒,我们这边的旅游服务公司的经理也特意叮嘱餐车主任一定要安排好你们,当时我就觉得你绝对不是个一般的人。
       因为我们的段长已经告诉我要在车上安排好你们的卧铺和在餐车上的吃喝了,我跟餐车主任早就在始发的时候打过招呼了。怎么我们段的旅游服务公司经理又跟我们餐车主任打了一遍招呼、到了北方站你们段的旅游服务公司经理还半夜三更的派人特意给你上的酒!
       我一看这架势,当时就把我给整蒙了,咱们两个单位的领导都这么重视你们,我得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因此,在你们早餐后,我送你们回到卧铺马上就找到车厢的乘务员看了一下你的公免票。呵呵,我真的没想到:原来你就是北方客运段那个经常在网上发帖子,大名鼎鼎的郑义啊!”
第一百九十二节   道实情害怕受连累

                                踏归程朋友初相会




        郑义只是很平淡地地笑了笑:“车长,主任,我就是一个客运段的普通职工,这次是带着媳妇、孩子出去疗养,没别的什么事。
       本来就以为自己家的人,上餐车随便吃顿便饭,没想到你们安排的这么丰盛,实在是太麻烦你们了。我这没啥事,你们忙你们的。”
        列车长看到郑义说话挺随和的,他也就放松下来说:“老郑大哥,其实我们这些跑车的都挺佩服你的,我也经常看你的帖子,你确实是敢说敢做,而且你也有办法治这帮领导。
        刚才可能是餐车主任给你上酒的时候,那几个正在用餐的路局领导不知道你的身份,他们可能只是好奇地看了你们几眼,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老郑大哥你千万别误会。”
        餐车主任接过话来,对郑义笑着说:“原来你就是北方客运段的那个郑义啊!呵呵,这帮领导也真是的,他们让我好好安排你们的时候,怎么也没提前告诉我一声要招待的是你呀?呵呵,咱们原来也都是一个单位的职工,我比你年龄大,叫你一声郑老弟可以吧?”
        郑义笑呵呵地点了点头:“主任,咱们都是普通工人,而且以前站段合并的时候我们还都是一个单位的,大家都是自家人,你年龄比我大,当然你是老大哥”
       餐车主任一听郑义说话如此实在,他也就不再忌讳什么了,他笑着说:“郑老弟,刚才我给你拿酒的时候,我看可能是路局的那几个领导觉得我招待你的待遇比他们的好,他们心里可能觉得我们不拿他们这些上车检查工作的领导当个干部。
        他们不知道这些酒是你们单位领导特意给你上的,而且他们这些路局领导上来检查工作也没通知我们,我们旅游服务公司的经理也没告诉我们,也没给他们这些局领导预备招待领导的东西啊!你说我们哪来的这些好酒给他们啊?只能是车上有什么,就给他们上什么了!
         这帮当官的飞扬跋扈惯了,郑老弟你指定是看不惯,以你的为人,你也不会怕他们。
        不过,郑老弟,你刚才用手机录这帮领导出来检查工作的时候在车上喝酒,如果传出去了,我和车长都得跟着受连累。
        郑老弟,你看在我和车长的面子上,你把千万别把视频传到网上去,你也别跟他们较真,你是不怕他们,也不会惯着这些领导,可是我们惹不起他们啊! 他们要是因为这事挨了处分,是我和车长在餐车招待的他们,酒也是我们给拿的,最后我和车长也跑不了,都得跟着挨处分。”
        列车长紧接着说:“老郑大哥,餐车主任说得对,你看在我们的面子上也不要把这事整到网上去,你把这帮领导给整下去了,我和餐车主任弄不好也得被撤职,就是不被撤职,以后我们也没法干了,这帮检查组的没事还不得折腾死我们?而且,你们客运段给你安排这些的几个领导,最后弄不好也得跟着受连累。
       老郑大哥,不看别的,你就给我们俩点面子,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尽管说话,只是你千万、千万别把你刚才用手机录的视频传到网上去......”
        郑义笑了一下:“车长、主任,你们俩放心,我刚才拿手机录他们喝酒,是怕他们找你们俩的茬,在车上难为你们。
        如果他们不跟你们俩找茬,我也不会搭理他们,呵呵,你们惹不起他们这些领导,我可不怕他们.他们要是敢在车上嘚瑟,我指定把他们他们这段视频都给整网上去,我看路局的这些领导最后如何收场!”
       列车长和餐车主任一听放下了心来,他们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两个人的脸上不禁挂起了笑容。
       列车长笑呵呵地说:“我说郑大哥,我是真的挺佩服你的,你都不知道,刚才我看到路局的那帮领导不断地看你们,然后餐车主任给我使眼色,我就赶紧过去趴在检查组领头的耳朵上跟他说:“在这桌喝酒的就是北方客运段那个经常在网上发帖子的郑义”
        呵呵,你别看他们这些领导平时上车检查工作的时候跟我们这些人牛逼哄哄的,可是一听到坐在这桌的是你,他们马上就慌了。你也看到了,他们饭也不吃了,直接说吃饱了,赶紧站起来都走了。
        我送他们的时候,他们问我:“你是在哪上来的?这是要上哪去?你们到哪下?还问我是谁让我们安排你们在餐车吃饭的?”
        我就实话实说地告诉了他们,路局的这些领导听说你们要到终点下,晚上还在餐车吃饭,领头的就跟我和餐车主任说:“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几个不到餐车吃了,让餐车给他们送过去。而且还特意叮嘱:“送餐千万别超标准!”
       餐车主任冷哼一声说:“哼!这帮领导平常跟我们可能装了,这次碰到郑老弟了,他们他妈的也都不装王八犊子了!这帮领导,就得多几个郑老弟这样的职工整他们,要不他们能欺负死咱们这帮底下的职工。           哎!可惜咱们大多数的铁路职工都胆小怕事,大家也都是被这帮领导欺负惯了,敢像郑老弟这样跟领导叫板的职工太少了!
        哎!啥也别说了,郑老弟,底下这帮职工真的都挺佩服你的,今天有幸见到你了,我让他们再给你们炒几个菜,你们还想吃点什么?你们尽管说,咱们都是自己人,你们千万可别客气,你们在我这可一定要吃好喝好了”
        郑义赶忙说:“主任,这些菜都已经太多了,根本就吃不了。咱们都是自己家人,没那么多说道,你和车长你们忙你们的吧”......  
        晚上列车长请郑义全家到餐车吃晚餐的时候,郑义发现铁路局客运处的那几位领导果然没有到餐车来吃饭,吃饭的时候,车长和餐车主任一直坐在旁边的餐桌,他们跟郑义闲聊了很久......
        第二天上午,列车到达了烟台火车站,列车长非常热情地把郑义一家一直送到了出站口,郑义一家人跟着疗养院来接站的人走上了大巴车。
         疗养院让郑义一家住进了一个三人间的海景房,疗养院吃、住、玩的条件都非常好。接下来的几天里,疗养院的导游带领疗养的职工和家属到刘公岛、成山头、蓬莱阁等景区到处游玩......
        威海是个以海岸风景为主的美丽的海滨花园城市,整座城市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气候宜人,风景非常好。 城市中大部分的路上车辆都很稀少,街道上非常干净整洁,让每一个漫步在街道上的人都不好意思往地上扔垃圾!
        每天晚餐过后,郑义全家会漫步在威海的环海路,一路的依山傍海,一路的青山碧水,放下日常的劳累、舒缓心情、缓步地随意转转,实在是放松身心的绝佳选择。郑义的女儿第一次来到海边玩,自然是兴奋异常、美丽的海滨景色让一家人常常流连忘返......
        看到临近月末,郑义跟女儿商量:“你们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我们全家出来玩一趟不容易,如果你想上青岛去玩,那我们明天就得走,如果你不想去青岛玩,那我们就继续在这里玩几天。”
       女儿虽然还没在威海玩够,不过还是想到青岛去玩几天。
       郑义告诉女儿:到烟台后,我要先带你们去看看曾经帮助过爸爸的张叔叔,然后爸爸再带你去青岛玩几天,我们在你们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到家。
        当晚,郑义用QQ告诉烟台的张老弟:明天我到烟台去看你。
        张老弟很吃惊地马上回复:老郑,你要来烟台?真的假的?
         郑义笑着回复:真的!我们单位安排我到威海疗养,明天上午我们全家到烟台火车站。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我请你们全家吃饭,我们全家要当面向郑老弟您表示感谢。
        张老弟马上回复:太好了,终于能够跟你见面交谈了,明天我到火车站接你。你不用跟我客气,我们不上饭店,我接你们去我家,我们说话也方便一些。
        第二天一早,在疗养院吃过早餐后,郑义全家坐上了疗养院的送站大巴车。
        到了烟台火车站,刚下大巴车,郑义就接到了郑老弟的电话:老郑,我到火车站了,你在哪呢?
        郑义告诉了张老弟自己的位置,随后四处张望,马上看到了瘦高的张老弟正在附近一边打电话,一边在看郑义一家人在哪。
        张老弟也看到了郑义,两个人大笑着快步走向对方,不约而同地说:“我们终于见面了!”随后,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欲知后事如何 ?   且听下回分解!



[url=]0[/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尽头20122 发表于 2018-7-4 11:22
顶一个!!!!!!

谢谢老友的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九十三节        谈现状郑义聊形势
                                        论造谣老张讽官媒
        张老弟住的地方离火车站很远,来的时候是坐公交车来的,接到郑义一家后,张老弟执意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去。
        在出租车上,张老弟和郑义亲切地交谈着,两个人先说了一下各自的近况。接着两个人又谈到最近政府部门针对网络上的一些异动,电视台、报刊、杂志针对网络纷纷发声的事情。       说到这里,张老弟面色沉重地把手中一直拿着的报纸递给郑义:“老郑,你看看今天的报纸,很多网络大V被抓了,看来是要控制舆论了!”
       郑义接过报纸看了一下内容,面色凝重地说:“最近我也一直在关注这些动向,看来是要控制舆论了!先是秦火火被抓,有人借此说他是个造谣中伤毫无品格的小流氓!
       说秦火火造谣中伤的那些人为什么都不敢和他出来对质,或起诉他,走法律途径解决这个问题? 被中伤的当事人不见一个出来辟谣、对质或者诉诸于法律途径,却被公权力以造谣罪抓了!
         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秦火火刚刚因为造谣的罪名被抓,薛蛮子接着就被警方以嫖娼的罪名拘留了!我们且不说他是不是中了圈套,或者是掉进了陷阱,就是看这件事儿被官方当做一等一的新闻播报,就能说明:这里面一定是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含义,人家只是拿这件事来警告那些经常在网络上发表意见的人!”
        张老弟点了点头:“老郑,你说的很对。其实,薛蛮子嫖娼这件事即使坐实了,应该愤怒的和感到羞耻的是他老婆,根本就与别人无关。
        薛蛮子他又不是政府官员,他的钱也不是贪污受贿得来的。有一位网友说得非常好:“薛蛮子嫖不嫖,他嫖了谁我不关心,那是他的事。但公务人员嫖娼就关我的事了,因为如果是公款,就用了我的钱,如果有权钱交换,也关我的事,因为可能损害了我的利益。”我认为这是明白人说的话。
         而另一个网友更牛逼,简直是语惊四座,他说:嫖客也有权批评政府,批评政府又用不着生殖器!
        我们再看看各家电视台、报刊、杂志对这件事全是一片装腔作势的声讨,这些记者和专家学者,他们混在中国,学会装逼是必须的,其中装爱国的和道德的逼范儿最容易也最安全,假如装得好,不仅可以得名,还可以牟利。
        其实,这两种人才是法治社会的最大敌人。他们都是在忽悠民众,他们以为自己具有天然正义,一副真理在握的傻逼操性。一旦让他们掌握政权,他们会以爱国和道德的名义为所欲为,无恶不作,而所谓爱国和道德又会成为这帮恶棍最后的庇护所。”
         郑义赞许地点了点头:“张老弟,你说的很对!其实,网上有篇文章说得很对:网络大V薛蛮子嫖的是娼,官媒却集体获得了意外的高潮。第一波高潮由央视亲自坐镇,率领大批媒体发动猛烈的批判,有些报刊甚至不惜用头版头条的“核弹”予以打击。        或许是意犹未尽,或许是感觉第一波仍不能彻底将薛蛮子批倒批臭,紧接着第二波高潮接踵而至——由新华网发布的薛蛮子不仅嫖娼还聚众淫乱的消息出现在各大媒体显著位置和各大网站首页。
        我们不禁要问:薛蛮子嫖娼,官媒为何如此兴奋?在中国,有过嫖娼史的难计其数,即便是名人嫖娼、官员嫖娼,在媒体上也只是轻描淡写,而这次嫖娼却造成如此重大影响,不能不说政治意味十分浓厚。是的,我们的官方已经压抑很久了,他们一直在等待一次绝地反击的机会。而薛蛮子的嫖娼,让他们找到了重大突破口。
         在中国,将报纸、电台、电视台称为媒体,并不准确,实质上,他们只是喉舌。喉舌的功能就是发声,至于发出什么声要看大脑怎么思考,喉舌本身是没有什么思想的,也不能自由发声。为了做到表面上的公平公正,喉舌也会反映一些民意,但都是经过了过滤并得到大脑认可的,比如:一项政策仅有1%的人赞成,便仅将赞成的意见发布出来,造成所有人都赞成的假象。这样的民意只算是被强奸了的民意。
        但自从有了网络,官方媒体控制舆论、一统天下的格局逐渐被打破,尤其是微博加入后,公民意识觉醒,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沉默,敢于说出自己的声音。而这些声音都是有思想的,与官媒上重复的、机械的、枯燥的、带有明显欺骗性的声音截然不同,因此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一些意见领袖从此崛起。这便使中国的舆论阵地分割为泾渭分明的两部分,一部分代表官方,一部分代表民间。要命的是,代表民间的意见总是将官方的意见颠覆、推倒。在官方看来,那些带有大V的意见领袖正是罪魁祸首。
         如何将这些意见领袖批臭批倒便成了官方的首要任务。所幸,人无完人,只要是人,就一定有缺陷。而这次抓捕了拥有上千万粉丝的薛蛮子,不管是次意外收获还是蓄谋已久,对官方来说都是一次重大胜利,并有了绝好的反击机会,高潮由此而来。
         当然了,打击网络犯罪理所应当,但如果借题发挥,以为打击掉异见人士便可以重新占领舆论至高点,民心就能回归,那就大错特错了。
         民意不可欺,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不尊重民意,只会与人民离心离德,越走越远,最后踏上不归之路。”
         张老弟点了点头笑着说:“呵呵,《狼来了》是个老掉牙的寓言,这个故事伴随过几代人的童年,提醒人们做人说话要诚实,不要撒谎。
       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谎,说“狼来了”。听到呼救的人来了,但狼没来。久而久之,人们再也不相信他的话。有一天,狼真的来了。人们再听到他的喊声,就会以为他又在说谎,没人相信,也没人相救。结果,他的羊被狼吃了,只能说:这个放羊娃是自作自受。
         现在,官方要追查网络谣言,对此,我大力支持。只是感觉对谣言进行“追查”,不能光追查网络的,报纸上的谣言也要追查。如果只查网络谣言,不查报纸上的谣言,这不明显就是官家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吗?
        再者,追查谣言本身是治标,不是治本。用事实粉碎谣言,才是治本。老话说“事实胜于雄辩”,古话说“谣言止于智者”,都是对谣言理智的处理。
        个人私下造谣,固然可恶,影响毕竟有限。说句不中听的话,正常人,不明真相的会质疑谣言,理智的人会对谣言求证,谣言对正常人绝无市场。倘若有人说“兰花是臭的,狗屁是香的”,你居然相信,从此厌恶花香,喜闻屁臭,除了有点白痴,也不犯法。
        老百姓在口语中有句话叫“无官不贪”,不知道是不是谣言?一直没人对此辟谣,也无一个像样的官员站出来说“造谣,我就不是贪官”,很有点集体默认的意思。后来有的老百姓想为官员抱不平,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还他们一个清白。可惜,没有一个官员领这个情。
        这种能证明他们清白的好意,变成了像是扒他们裤子,要他们出丑似的。岂不知这样一来,官员们等于向社会公示了他们都是贪官。
        其实谣言一点都不可怕,你可以到大街上去造谣散布一下,说从明天起“红太阳即将从西方升起,在东方落下”试试,看看人们信不信?人们只会相信,你得了神经病。
        老郑,去年那个世界末日的谣言厉害吧?连世界末日的日期都说的清清楚楚,但全世界的人这一天都平平安安过来了。据说外国是有一个人相信,还因为恐惧目睹世界末日的惨状,自杀了。活该!
        呵呵,再者说了:谣言若能摧毁一个政权、颠覆一个政府,岂不是好事?我们直接就用谣言将帝国主义干掉得了!兵不血刃,用谣言实现共产主义和世界和平,多好啊!可惜,谣言没那么大威力。
        要说谣言的威力,还是报纸、官家的谣言威力大,总能欺骗很多人。但官家、报纸造谣,我们似乎没办法阻止,历年来报纸上的谣言了太多了。
       但报纸对自己散布的谣言,有过追悔、认错吗?向读者道歉过吗?       有一个人民日报的负责人,还是个世界冠军,居然说“人民日报六十二年没有假新闻”,不知道她看过亩产十几万斤粮食这篇文章没有?这怎么就不追查?难道这不是公然的造谣?”
第一百九十四节    说维权世人不如鸟

                                  被跟踪国安察秋毫




        看到张老弟越说越愤慨,越说越激动,郑义苦笑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哎!张老弟啊,现在这种形势之下,我们还是要言行谨慎一些,万一让他们抓住我们的一点什么把柄的话,呵呵,人家也不会轻整我们的!
        人家这也是在敲山震虎,就是针对我们这些经常在网上发表自己意见和见解的人,目的就是让我们这些人不敢再随便发帖子,这是要收紧言论、控制舆论的节奏,如果这些经常在网上对一些敏感话题发表评论的人都被吓住了,以后一些官员就又可以肆意妄为了,很多事情大家也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我判断:这些经常在网络上发声的人不可能全都被吓到,会有很多人敢于出声抗争。我这次之所以答应单位领导出来疗养,也是看到目前这种对网络高压的态势。我们不知道形势下一步会向哪一方面发展,但是,我们必须支持哪些敢于说真话的人!虽然我们这样做也可能被人家“和谐”掉,说不定哪天咱们就被人家安个什么罪名抓起来!
        因此,我先带媳妇、孩子出来玩几天,她们这几年一直跟着我提心吊胆的,也没跟我享过什么福。其实我知道:我们单位的领导们是因为我不断地发帖子,他们实在是拿我没办法了,特意安排我们全家出来疗养,这样,在这段时间里我就不能发帖子了,他们也能消停几天。
        张老弟,这些年来,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我们都是通过网络和电话交流的。但是,我们通过彼此发的文章、说的话、以及对事情的处理方式和态度等等,我们对彼此的性格和脾气多少也有些了解。我这个脾气是不可能为了明哲保身而去当缩头乌龟的,对于现在的形势,我必须发帖子支持那些敢于说真话的人,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我会很危险。不过,如果每一个人都不敢说真话,如果每一个人面对强权的时候都屈服的话,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完了,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是不会有未来的!
        还是那句话:我们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子孙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让他们能够生活在一个真正公平、民主、法制的社会环境中,如果我们不豁出命来去争取,难道让我们的儿孙去流血牺牲吗?”
        张老弟点了点头:“老郑,你说得对,公平和权利都是靠自己来争取的,今天我们退一步,明天人家就会进一尺,我们这类人都属于那种“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人!”
     可气的是:现在很多人都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维权意识,很多人面对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犯的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都不如禽兽,禽兽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它们都会前赴后继的拼死反抗!
       在二战的时候,美国和日本准备在太平洋中途岛海战,美军要抢占中途岛附近的一些小岛,修建工事,美国发现中途岛附近的一个荒岛是个十分有利的战略要地,于是立即派出一艘战舰悄悄前去占领该岛。当天晚上,美军派一小分队连夜上岛侦探,发现不远处有一道灰白色的“围墙”挡住了去路,当他们逼近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道“围墙”是一大群正在熟睡的巨型海鸟——信天翁。
  当时的美国士兵企图越过这道“鸟墙”,结果惊动了它们。信天翁认为登岛的美国士兵侵犯了它们的“领土”,信天翁高声厉叫,唤醒了岛上所有的信天翁,这些美国兵全都慌了手脚,想退出“鸟围墙”,可为时已晚,信天翁调“兵”遣“将”,摆出了里外三道“无门”阵,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难以数计的信天翁在空中盘旋几圈后,朝着美国士兵俯冲下来,它们利用尖喙、锐爪猛啄狠抓,美军士兵被打的抱头鼠窜,美军又增派一小分队士兵上岛助战。
        美国士兵用冲锋枪猛烈扫射,还用手榴弹炸地面上的信天翁,杀得信天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可信天翁并不退让,继续与他们僵持下去。
  美国海军部接到报告后,认为情况非常严重,他们必须尽快赶走这些信天翁,抢修岛上的工事,才能有效地抗击日本海军。因此,海军部立即抽调附近海域的其他军舰增援,并从中途岛调出十几架飞机助战,同时又派登陆舰向岛上运送坦克和推土机等。信天翁受到陆、空两面夹击,伤亡惨重,大有全军覆灭之危险。
        这时,信天翁突然集群冲向飞机,吓得美国战斗机群连忙升高避开。信天翁又从邻岛搬来了“盟军”,继续投入激烈的战斗。只要美军的枪炮一间断,它们便成群地俯冲下来,对着士兵又啄又抓。面对这么多的“亡命之鸟”,士兵们抚摸着发烫的枪管,看着所剩无几的弹匣,真不知该如何坚持下去。惟一的指望就是总部赶快再派增援部队来。
       这时,海军总部派出的轰炸机赶到,炸死了成千上万的信天翁。但这仍无济于事,信天翁“同盟军”总是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投入战斗。
       美军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使出了不人道的最后一招———放毒气。一架飞机向岛上士兵投下防毒面具,随后飞机空投了携带毒瓦斯的伞兵。这些伞兵一着地就开始施放毒瓦斯。毒气在岛上弥漫开来,信天翁纷纷倒地毙命。
  岛上的毒气消散之后,美军开始登陆,正当坦克、装甲车、推土机和压路机轰轰隆隆地开上荒岛,准备抢修军事基地时,邻岛上的信天翁“同盟军”又铺天盖地而来,马上把坦克和推土机包围起来。虽然信天翁对浑身钢铁装甲的坦克无可奈何,但它们的尖喙和利爪却敲破了推土机的玻璃窗,吓得驾驶员们浑身发抖。幸亏坦克和装甲车的高射机枪一阵猛扫,才勉强压住了信天翁的攻势。这一天,信天翁直战到日落西山后才收兵退去。
  美军在岛上连夜抢修了一条简易飞机跑道和公路。不料,第二天一早,从四面八方飞来的信天翁就降落在飞机跑道上,尽管美军的坦克拼命射击,大炮和机枪一齐开火,打得硝烟弥漫,但这些信天翁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继续上去。它们昂头高声大叫,似乎在向美军庄严宣告:信天翁头可断,血可流,但我们的家园却寸土不能丢,其场景确实令人生畏。
        面对信天翁如此顽强的英勇抵抗,太平洋舰队也觉得束手无策。如果继续这样对峙下去,美军只会空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徒劳无益。无奈,美国海军部不得不命令部队撤离该岛。结果,这场前所未有的人鸟大战,以信天翁海鸟胜利守住自己的家园而告终。
       老郑,我们再看看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他们的利益被人家侵犯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选择的忍耐和屈服,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他们这些人都不如那些信天翁活得有尊严!他们面对强权侵犯的时候,都是屈辱地采取卑躬屈膝的态度,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能够苟且地活着,这种人就是天生的奴才!哎!”
        郑义和张老弟在出租车上聊着时事,各自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和感慨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一辆挂着民用牌照的吉普车一直跟在他们乘坐的出租车的后面跟踪着他们!
       这辆车是当地国安局的车,他们在昨天晚上接到了北方省国安局的协查通报:曾经惊动高层的北方铁路局倡议改组铁路系统工会组织的职工郑义,他刚刚通过QQ与当地国安部门重点监控的维权重量级人物“老张”联系,要到烟台与“老张”见面。北方省国安局请当地的国安局派人跟踪调查郑义的动机和企图,如果有什么情况,北方省国安局马上派人飞往当地处理此事。
       当地的国安部门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因为烟台的这个“老张”他们非常熟悉,“老张”本来是一家外资企业的职工,当初因为帮助职工维权,帮助他们筹建工会组织与资方抗争。
        因为“老张”的行为影响当地的招商引资,自然是遭到了当地政府的打压和制止。但是“老张”毫不屈服,他的事情引起了世界劳工组织和独立工会组织的关注和支持,最后经过不懈的斗争,“老张”他们的维权斗争取得了全面的胜利,成立了他们自己的独立工会!
        随着“老张”维权事迹的声名远扬,很多的合资和外资企业以及一些私企的一些被侵权的职工找到声名大振的“老张”,寻求他的帮助,随着“老张”帮助工人维权和法律援助行为的增多,他自然成为了当地国安部门重点监控的对象!
        现在,这个在北方市闹着改组铁路系统工会的铁路职工跑到这来与“老张”见面,难道他们是要在改组铁路系统工会的事情上搞什么大的动作吗?

欲知后事如何 ?   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Railway Archiver| 铁道论坛手机版| 铁路小黑屋|   

GMT+8, 2018-7-23 06:05, Processed in 1.058616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