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论坛

楼主: 道德死了

[综合] 哈客朱春生原创小说《铁路维权风云》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9-1-2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百    巧安排主任担大责

           细叮嘱段长怕惹祸


王主任上楼快走到段长室的时候先做了两个深呼吸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才快走几步轻轻地敲响了段长室的门。
随着屋里传来的一声“请进”,王主任开门走进了段长室,坐在赵段长办公桌对面沙发里的段长助理看到王主任走进来赶紧站起来非常关切地问:“啊,你来了王主任,你跟客运段的那个郑义谈的怎么样?他都对你提出什么问题和要求了?”
王主任赶忙把刚才跟郑义的谈话内容复述了一遍,最后她说:“赵段长,我看客运段的这个叫郑义的职工可真的不是个善茬子,他提出的那些事和有些要求我们根本就做不到,有些事还是咱们铁路开发商那面的事,根本就不归我们管。
   
    不过我觉得客运段的这个郑义可不像咱们铁路一般的职工那么好糊弄,这个郑义可不是我们跟他说两句

好话就能够打发得了的。
因为郑义提出的有些问题不在咱们的权限之内,因此我跟郑义说三天内给他答复,赵段长,你看郑义说的这些事和提的那些要求,我们应该怎么答复他?”说完这些话王主任用满怀期盼的眼神望着段长赵小鹏,她期望赵段长能够给她一个明确的指示:这件事自己应该如何给郑义一个答复?毕竟谁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坐在办公桌后面宽大的真皮沙发椅上的段长赵小鹏听完王主任介绍的情况后点了点头说:“啊,王主任,你坐那吧。”
“哎”王主任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到两赵段长对面的长沙发前转过身很小心地坐在了沙发边上,她上身挺直正襟危坐地抬头望着他们的赵段长,双手交叉放在大腿上,让人看着像是一副非常认真地等待领导指示的虔诚态度!
段长赵小鹏看了一眼自己的助理,又转头望着王主任说:“啊,王主任,你没过来之前我的助理已经跟我说了:客运段这个叫郑义的职工非常刁钻,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难怪路局和客运段的领导都拿这个郑义没有任何办法,无论哪个领导见了这个郑义都觉得头疼,因此我自己才没有直接去跟客运段的这个郑义见面,我派我的助理见他就是要先摸摸郑义的底,也是怕万一要是你们谈崩了,我这也有个回旋的余地。
王主任你今天这事办的挺好,郑义不是答应给我们三天时间等我们的答复吗?这就能容我们三天的时间来研究怎么解决这件事,你能跟客运段这个郑义谈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王主任你这件事办的不错,我看以后这样:有什么事你就负责跟客运段这个郑义谈,如果这个郑义提出的问题你解决不了,或者是你遇到什么困难你就来找我,让我来解决,你看这样好不好?
王主任一听赵段长的意思是以后就把跟客运段的郑义接触的事都推给自己了,她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接这个领导们躲都来不及的让人头疼的差事,但是她不敢当着赵段长的面前说出来,毕竟自己是房产段的客服主任,按道理来讲涉及到业主对于维修和物业这方面的投诉都归自己的部门管,因此赵段长把这个让领导们都感到棘手的事情交给自己也让王主任说不出来什么,她也只能是:打落门牙--肚里咽了!
虽然王主任心里是思绪万千,但是在铁路当了多年基层领导的她自然明白: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领导既然发话了,自己唯有服从的份,除非自己是不想干了。
因此王主任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她面色平静地望着赵段长用很坚定的语调说:“好的,赵段长,客服这面本来就是我份内的工作,以后客运段的这个郑义再有什么事,我直接跟他谈,赵段长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把这件事情办好!”
段长赵小鹏很满意王主任的态度,他非常高兴地点了点头:“好的,王主任,你在基层各部门当领导很多年了,你的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由你来负责这件事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好了,我还要研究一下如何跟路局领导汇报这件事,王主任你先忙你的去吧,以后如果客运段的郑义那面有什么事情你就负责全权处理,如果有什么你那面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跟我及时沟通!”
王主任赶紧站了起来:“好的,赵段长,客运段那个郑义的事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力把事情给处理好,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及时向您汇报,那我先回去了赵段长,你忙吧”说完她又向坐在沙发另一边的段长助理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开门走了出去,又轻轻地把段长室的门关好,她转身快步地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她还要赶紧打电话告诉房维修分段的史段长:让他赶紧找郑义协商一下房子漏的事,还要给职工集资房小区的物业公司打电话,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郑义帖子里涉及房产段这面的事情都给解决好了,千万不能够出什么差错,否则自己真的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看到王主任走了,段长助理不知道自己在段长室里应该是去是留,他面向赵小鹏站起来弓着腰满脸恭敬的表情问:“赵段长,你看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赵小鹏还要把郑义来房产段这事详细地跟路局领导汇报,这就需要斟酌如何说才能把责任推出去,有些话自然是不便于被外人听到,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助理。因此,当他听到自己的助理跟自己请示是否还需要他在这的时候,赵小鹏很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很有眼力见的年轻助理很温和地说:“啊,没什么事了,你先回你屋吧,有事我再叫你”
“好的,赵段长,那您忙您的,我就先过去了,有事你随时叫我,我马上过来”段长助理点头哈腰地说完这些话就蹑手蹑脚地退出了段长室。
赵小鹏站起来点了一支烟皱着眉头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来回踱步,他要好好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办,一会应该如何跟局领导汇报?
赵小鹏一连抽了三支烟终于理清了思路,他停止了踱步转身来到办公桌前抄起了座机拨通了维修分段史段长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对方刚刚问了一声:“您好,赵段长”,赵小鹏就直接打断了对方下面的话:“老史啊,刚才客运段的那个郑义来段里找我了,说是路局领导让他来找我的,我让我的助理和咱们段客服的王主任接待的他,王主任跟郑义谈了半天,这个郑义答应给我们三天时间,让我们给他答复,现在你那面赶紧把他帖子上说的他大哥家房子漏的事给解决好,你无论如何必须要把这件事办好,千万不能让客运段的这个郑义再因为这事发帖子,否则的话,客运段的这个郑义要是再因为这事在网上到处发帖子,路局领导指定跟咱们急眼,要是领导怪罪下来的话,咱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史段长一听赵段长这么说,他赶紧表态:“赵段长,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给解决好,刚才咱们客服的王主任已经给我打电话说这事了,让我无论如何把这件事解决好,赵段长,您尽管放心,我一会马上就联系郑义他们哥俩,一定跟他们哥俩协商解决好这件事,绝对不会再让郑义因为这事发帖子啦,赵段长您放心好了”
“啊,那就好,那你就赶紧去办这事吧”说完这句话赵小鹏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老史啊,这事你可千万要办好了啊,千万不要跟客运段的这个郑义谈崩了。
老史你跟他们协商的时候,无论他们提出什么条件,只要差一不三的,你就尽量满足他们提出来的要求,咱们大不了多花俩钱,花钱买平安吧,谁让咱们碰到客运段郑义这样的人了呢?郑义这小子太能闹腾,连路局领导都拿他没办法,咱们可招惹不起他。老史你千千万万可要把这事办好了,你可千万别跟他们谈崩了,你要是跟他们谈崩了,那你可真就惹了大祸了,那咱们也就别想消停了,咱们以后的麻烦可就更大了,所以老史你这次务必要跟他们谈好了.....”
史段长唯唯诺诺地答应着:“赵段长,您放心好了,我一定跟他们哥俩把这事谈好,这点事我还能办不好吗?赵段长您尽管放心,我马上就找他哥俩协商这事,办完了这事我马上跟你汇报......”
“老史,那你就抓紧去办吧,千万记住: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了,好了,我还要跟路局温书记汇报这件事,老史你快去跟他们协商这事去吧”说完这些话赵小鹏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百  忙汇报书记训段长

               想协商偏赶会议忙



段长赵小鹏这边拨通了路局党委书记温海波办公室的电话忙着向温书记汇报情况,在电话里赵小鹏先是跟温书记说自己这面如何重视郑义帖子里反映的情况,自己已经责令郑义帖子里涉及到房产段维修和物业方面的问题责令他们限期整改,请温书记放心......
温海波用非常严厉的语气训斥道:“我告诉你赵小鹏,这次的事你们必须要赶快处理好,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达到人家的满意,千万不能再整出事来了,本来我们局在舆情上的形势就非常严峻,要是客运段的那个郑义再在网上发帖子,那我们就更被动了。所以,赵小鹏你必须要保证你们段以后不会让类似事情再次发生,否则的话...... ”
挨了一顿训的赵小鹏等到温书记把话说完了他赶紧点头称是:“是是是,温书记,我这面一定处理好这件事,并且一定吸取教训,保证以后.......
接着赵小鹏以非常为难的口吻说:“温书记,还有就是郑义帖子里提到的有些事是咱们铁路局开发商那面的事,这些事根本就不归我们管,这个需要温书记你们这些局领导跟咱们铁路局开发商那面说,让他们对郑义帖子里提出的那些涉及到他们开发商的问题给出答复和合理的解释......”
赵小鹏这面在绞尽脑汁、字斟句酌地跟温书记做着汇报,维修分段史段长这面也赶紧联系郑义的大哥,他想让他们哥俩马上来维修分段协商解决房子漏的事情。
大哥马上打电话给郑义说了这个事情,问郑义什么时候有时间跟他们谈这事?
郑义呵呵一笑:“大哥,我这开车刚到家,这两天大盘涨得挺好,我还要看着大盘走势,中午和晚上我还得做饭给孩子送到学校去,我只能在每天早上送完孩子后趁着股市开盘前这段时间跟他们谈,明天还是周六,维修分段的人也都休息,这样吧,大哥你告诉他们:下周一早上八点我们到他们维修分段协商这事。
挂断电话后郑义马上打开了电脑,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大盘的上升趋势非常迅猛,郑义感觉大盘快要涨到头了,现在正处在上涨的最后冲刺阶段,庄家随时都有可能拉高出货,因此在股票开盘的时间一直都在盯着大盘的走势,同时郑义也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赶快卖出股票,尽量降低仓位,实在要是忍不住诱惑就利用在股市这波上涨中获利的钱炒股,大盘随时有可能大跌!
周一早上六点多郑义开车送孩子到学校后直接来到了大哥家,大哥正在家中吃早饭,看到弟弟来了赶忙沏茶。
大哥匆匆吃过早饭后跟郑义一边喝茶一边说着这事,郑义依旧是告诉大哥到了维修分段的时候只管用手机录音就行,协商的事由郑义一个人来跟他们谈。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哥俩下楼去维修分段,铁路维修分段就在大哥家附近的一个铁路住宅小区里面,史段长办公室在一栋居民楼的二楼,为了进出方便,他们把二楼的窗户改成了门,安着一个双开门的防盗门,在楼外面安装了外楼梯。

   郑义开车来到了维修分段的楼下,哥俩一边开启录音设备一边上楼来到二楼,大哥按了一下门铃,来开门的竟然是史段长。
史段长并不认识郑义,他听老郑说要跟他弟弟郑义来协商此事,现在他看到老郑身边的郑义忙问:“啊,老郑,这就是你弟弟,那个客运段的郑义吧?”
大哥笑着点了点头:“对,史段长,这就是我弟弟,他是咱们铁路客运段的”
史段长用一副很不相信的眼神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郑义“哦,那,快请进,咱们到会议室谈吧”
史段长把哥俩领到一间会议室,他先拿出两瓶矿泉水放到俩人面前:“来,你们哥俩先喝点水”
随后他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大声喊:“张工长,你过来一下”
“哎,来了,史段长,什么事?”负责维修的张工长很快从别的办公室里走了过来。
史段长马上满脸歉意地对郑义哥俩说:“啊,实在不好意思,本来咱们定好的今天我跟你们协商房子维修的事,可是今天早上你们没来之前我们赵段长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去段里开会,我现在马上就得走,你看既然你们哥俩都来了,你们看这样行不行,让张工长先替我跟你们哥俩谈着,你们有什么条件和要求跟我们张工长直接说就可以,等我开完会回来我再给你们答复,你们哥俩看看这样可不可以?如果不行,那我们就再另外定时间谈这事?
郑义看了一眼大哥,由于跟维修分段的人都非常熟悉,大哥自然是不好意思说什么,因此就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也行,既然你们大段长找你去开会,那史段长你就忙你的去吧,我们跟张工长谈也可以,没事,史段长,大家都挺熟的,就这点事,跟谁谈都一样”
史段长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特意对张工长嘱咐道:“张工长,你跟他们哥俩好好谈着,看看他们有什么条件和要求,有什么事等开会我回来再说”
看到史段长要去开会了,张工长赶忙说:“史段长,你去开会了,那我们就不在这屋谈了,我领他们上我们工区的办公室去谈,万一有住户找我们有啥事啥的,我还得派人去维修”
史段长点了点头:“好,那你就领着他们哥俩去你们屋去谈”
几个人一起走出二楼的办公室,史段长直接跟大家道声再见后上车走了,张工长领着郑义哥俩来到一楼他们维修工区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很大,里面摆放了四张办公桌,靠右侧的墙边是一排工具柜,张工长走到左侧最里面的那张办公桌前,他从办公桌上拿起烟递给郑义哥俩说:“来,咱们先抽支烟,你们哥俩随便坐吧”说完他自己也点燃了香烟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张工长吸了两口烟后问:“老郑,你看我们史段长也说了:你跟你弟弟商量一下,看看你们对维修房子的事有什么条件和要求?”
大哥看了看郑义说:“啊,这个事我不管,你们跟我弟弟商量吧,他说咋整就咋整,只要他同意了就行,我这啥事没有”
张工长只好看着郑义说:“嘿嘿,你看你是老郑的弟弟吧?我哥你大哥挺熟的,我们俩岁数差不多大,那兄弟你说吧,房子漏的这事咋整?你有什么要求?”
郑义微微地笑了笑:“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首先就是:既然是房屋的维修归你们维修分段管,房子漏了就是你们的责任,现在你们首先是要想办法把屋顶的积雪和积水都清理干净了让房子别再渗水。
再者就是:因为屋顶漏而给住户造成的财产损失自然应该由你们房产维修分段负责赔偿那天你们也看到了,因为屋顶漏,家里的天棚、墙壁、床、被褥、地板都被泡成那样了,等你们把屋顶的防水做好以后,我们整个房子都得重新装修,你们说吧:这些损失如何赔偿?
一听郑义还要让他们赔偿,张工长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郑义的大哥,大哥知道自己不能插话,因此假装没看见地把头转向了一边。
张工长只要看着郑义硬着头皮回答说:“兄弟,前几天我们已经去把你大哥家房顶的积雪和积水都清理干净了,你可以问问你大哥,现在房子是不是不那么渗水了?”
大哥点了点头:“对,前两天张工长他们是带人上房把积雪都清干净了,屋里也不像过年的时候漏的那么厉害了”
张工长接着苦笑着说:“呵呵,我说哥们,你也是咱们铁路的,你也知道,我们房产段负责维修的咱们铁路的这些房子,每年屋顶漏的多了,只要是漏了我们就去给维修、做防水呗,从来没有谁家要求我们赔偿什么损失的,我们领导也没跟我说给你们赔偿的事,这个事我可真是做不了主,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我答应不了,要不等我们史段长从段里开会回来我跟他汇报一下,看我们史段长啥意思吧?反正这事我是做不了主”
郑义笑了一下:“既然你做不了主,你们领导也没说要赔偿我们的损失,我看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那今天就这样吧,张工长你忙吧,我们走了”
说完这些话郑义站起来冲大哥一摆头,大哥也马上站起来说:“那,张工长,我们就回去了”
张工长赶紧站起来送郑义哥俩,他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说:“你们要求赔偿的事,等我们史段长从段里开会回来,我就把你们的要求跟我们史段长说一下,到时候看看我们领导什么意思吧,反正这事我是做不了主......”
    郑义来到自己的车前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没事,张工长,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忙吧,我们回去了”
郑义把车开到大哥家楼下:“大哥,这事你不用管了,他们不是不想赔偿咱们的损失吗?我还真就不信这个劲了,回去我就把前几天咱们到房产段跟他们段长助理和客服主任的谈话录音放到网上去,我看路局领导骂不骂死他们?大哥,你就记着,我帖子发出去了以后,他们维修分段指定马上就有人来找你,到时候你还是什么也不跟他们谈,你让他们有什么事找我来说......
好了,大哥你回去吧,我中午还得给孩子送午饭,我得赶紧回去给孩子做饭去。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Railway Archiver| 铁道论坛手机版| 铁路小黑屋|   

GMT+8, 2019-1-19 05:56, Processed in 1.045175 second(s), 3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